轲云图

道教选手,顺气自然。

【all叶】跨年

     突然想写。ooc,不负责。

  


    


     夜色如水。静谧的环境被不和谐的铃声打破。


     “叮叮叮”


   


    叶修接起电话,“喂?”


    然后他笑了,轻声念了谁的昵名,调侃道:“按道理来说,现在你不应很忙吗,怎么会有空过来?”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叶修“唔”了一下,无奈道:“行吧,就上林苑那栋。”


   “恩恩,好,国家队赢了给老爷子长脸不?好好好,春节一定回来。”


   “就这样,白?”


   

    挂了电话,叶修长呼出一口气,天晓得叶秋那家伙来H市出差。刚从苏黎士过完圣诞回来,把沐橙送回来顺便和兴欣一起跨个年什么的,这家伙电话就打过来了。


   也是他亏欠了父母和双生弟弟。


   叶修垂眸,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快要融入夜色之中了。


   但,一串消息提醒声破坏了这种意境。


   叶修拿起自家弟弟配的手机,打开“企鹅”,看着上面的消息咋舌,这是都找他来了吗?


            


                   我叶神的消息清单

  


     夜雨神烦:99+


     乐乐:23


     大眼:6


     ……


     哇靠,都来找哥干啥?


     首先黄少天的,太多,不想看。想想就一阵腮帮子疼。


     看完后,叶修:……不是,你就来跨个年,这么多字数干啥?


     最后,还是发了一个“哦”,就没了。恩,就一个字。

    


    乐乐?不是,你也过来?哦。


   

     大眼儿,你也来?肖时钦,喻文州?


     等等,老韩你也来凑热闹,新杰?

    

     那一刻,叶修想起了在国家队被张新杰支配的痛苦。




   “这么热闹呀~”


    叶修知道是谁,转头无奈道:“别闹了沐橙。”


   苏沐橙俏皮地一吐舌头,“总之今晚和你‘共度春宵’的人很对呗”


   “咳咳,小女孩子不要乱说”


   可惜了,叶修哥目前还是个直的,啧啧,苏沐橙甜美的微笑着。


   


    晚上,“老叶老叶老叶我来了快出来接我老叶这里喂喂喂老叶你别走啊你什么意思我们这么久的朋友了老叶!”


   嘶——耳膜震痛。但这种痛苦还没有停止,“老叶老叶诶怎么有两个等等左边那个一脸猥琐的一定是你对吧老叶”


   叶修一脸茫然,摸了摸自己的脸,很猥琐吗?


  叶秋:哥你别拦着我,我要那只黄毛猴子知道红三代的厉害!


 




    一番胡闹后,人都陆陆续续来齐了。



    彼时,月上西楼,树影剪在了郁郁的道上。


    觥筹交错后(好吧,在新杰同学的强烈要求下,并没有酒),众人卧在阳台上(假设阳台很大)


     静静的,所有人看着叶修,叶修看着天空。


    月色朦胧,叶修转过头,乳白色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都像是透明的一样

,调笑道:“看我做什么?看月亮啊,今夜的月色很美。”


    众人抬头,是啊,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平安夜贺文

 “格瑞!”


     金。格 整理东西的手一顿 抬头,果然是金


     金笑的傻兮兮的,还时不时地嘿嘿两声,格瑞微微皱眉,自家媳妇今天又怎么傻了?

  

     金突然喊了一句;“扥一下啊,格瑞!我去拿…..过来”就转身咚咚咚地跑走了。

     格瑞无奈了,有些疑惑 心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相遇的第521周零2天纪念日?但自家发小绝对不会记得这么清楚啊….


     有些沉重的规律的脚步神从远处传来,格瑞心数着;3,2,1,金回来了,“嘿哟喂…真重——啊!不能被格瑞发现呢嘿嘿…”这傻子该不会拿了什么东西过来吧,格瑞眼皮微抬,也不道自己早已听见了。

  

     他轻轻的起身,走到门口去,轻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看着来人费力拖着什么东西差点摔着的样子,格瑞抽了抽嘴角,在家发小怎么了。?这是什么玩意???

  

    察觉到视线,金心中明了,便不开心地嘟囔着;“格瑞你怎么出来啦啊…嘿呀..喂..到了”

 

   ‘呼….’金呼出一口气,起身叉腰“累死我了…呼,嗝,嗝瑞”


   “金”格瑞回应道


      下一秒,金灿烂的笑了,铺路过来,这一次格瑞没有阻挡,任由金团子扑在自己身上,“格瑞格瑞!”金笑嘻嘻的,注视着白发青年的紫色瞳孔,一字一句的念道:“祝,格,瑞,平,安,夜,快,乐!”啊…是平安夜啊。“金”格瑞念着这个名字,嘴角一牵,勾起来了,真是个太阳般的名字。


       阳光透过玻璃窗铺洒在少年身上,金色的温暖却并不耀眼的发丝,白暂的手腕,白暂的脸蛋,整个人闪闪发光,鼻子和下巴仿佛透明了,像玻璃一样。


      这哪是凡人,这分明是天使吧!


     等,等等 不对…格瑞从痴汉状态回过神来,脸色顿时黑了,额上青筋暴起:“金,把手套和围巾戴上!”



啦啦啦,电脑课~

电脑课~


某柯上老福特,简直艰难555.



打算近几个星期发文,加油嗷!

抱歉

   某柯高一党,全日制学校,一周回来一次555,发文时间短暂,只等放月假更文。


   抱歉!


祝二翔生快

   


     极度ooc,大家担待一下。。。


http://ci.baidu.com/akcrG8DV02 ,验证码:kjey(可以看,也可以不看)





     又有一朵云过去了,唉,怎么还没有……啊等等等等等!


     大兄弟,你终于来了。。抽了抽鼻子“哇”地一声差点哭出来。

    


     

     我双目放光,仿佛几天没吃肉的恶狼一样,追着跑了起来。


     


    


       “呼哧呼哧……师傅、打、打的……呼哧呼哧……”TM的真累……我中考体育都没跑这么快过!

     

   


       “你不要命了!”


     

       “啊哈,我,呼……你们这什,么鬼地方啊。。我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车,呼……”


      里面的人沉默了,然后说了一句“你断句有问题。”


     我:???重点是这个吗?


   

    司机傲娇地“哼”了一声,说:“上车”


   我:什么情况?是我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还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一脸懵逼)


   


   上了车后,晃目的金色闪瞎了我的眼,“那什么……你”“什么”


    “额,那个,没什么……”轮回是没钱了吗,为什么孙翔会是司机啊??还有,那什么,你一个明星做司机真的不会出事吗……


    仿佛看透了我所想似的,他打断了我的思绪:








      “去哪”


      妈呀,我的小心脏呀……吓死我。。。


    

      我磕磕巴巴地答道:“去,去机场……”


      “哦。”


    

   

    一路寂静无声。。。


   


      五分钟后……


     十分钟后……


    十五分钟后……我颤颤巍巍地开了口:“翔哥,还,还有多久?”


    孙翔随口答道:“要很久的。”


   我:“起码有多久?”


   孙翔想了想,认真道:“骑马要更久。”


   

   


   

  


   

    


   


     


    


【all叶】眼保健操——现在开始

  

    突如其来的脑洞,私设多,ooc。


  


    “眼保健操,现在开始。”


……


    “吧唧”


    正在认真做眼保健操的某叶姓学生会成员一愣,woc,谁亲我?


    但那人却也只是亲了一下,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的一触即分。


    啊,是文州啊。叶修咂吧咂吧了嘴,没有在意。


   “第四节,揉太阳穴”


    叶修嘴上一痛,毫无预料的就这么被啃了一口。“斯——”叶修抽了一口凉气。


    刚要喊出口的名字就被“咚咚咚’’某人跑走的声音打断了。


    黄少天!叶修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狠狠的记了某人一笔。


    黄少天违反纪律:骚扰学生会成员。



    另一边。某不知情的人还在兴奋的拉着某鱼讨论着“犯罪经过”。


    烦烦,你没有发现喻文州越来越危险的笑容吗?


  



    在喻文州听完,哦不,世界终于清净下来以后,喻文州笑了笑,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黄少天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嚎叫了一声:“队长,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无义无……”


     “你不也是吗,少天。(^_^)”


     “是……是啊队长!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我们值日我们快回去吧队长!”


     “……”刚刚还在想少天话题转的那么快的原因,然后余光就瞟到了某个疑似黑社会的韩姓学生会长噤了声,“恩”了一声,就被黄少天拉走了。



     ……


    这时还在做眼保健操的叶修又被亲了一下。


    吸取了前两次教训的叶修立马反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并恶狠狠地放话说:“你们一个两个都这样,别跟我说话!做完操再收拾你!”


    可怜巴巴的某人:……


     叶修,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可怜巴巴的小周和翘了眼保健操过来的一脸猥琐笑的方姓学生会成员。


    叶修看了看因用力过猛而红了的手腕,立马松了手。轻揉着周泽楷的手腕,问道:“小周你疼不疼啊?”


    摇头。


   “你怎么不说话?”


    你不让我说……


    “小周?”


     “前辈……”周泽楷泫然欲泣地盯着叶修,又转头看了一眼方锐,意思不甚明显。


    “方锐你好意思吗为了掩盖罪行扯小周来顶罪”

 

   “不是,叶修我……”


  “小周如果伤到哪里怎么办!”


   “真不是我……”


    “这可是联盟的脸!知道有多值钱吗、我大兴欣赔不起啊!”“对不起老叶我错了!”


   方锐认错的态度十分诚恳,不信,你看他真诚的大眼。


 


   这个时候叶修突然被轻轻地戳了一下,“前辈……”


     “?”


     “我的。”




迟到的万圣贺文

    “嚯!”


   格瑞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金色脑袋:……


   “格瑞,你怎么不说话呀!格瑞!”金发少年眉头都快到一块了,不满的嘟囔着。


   

    格瑞心里蓦的一松,面上仍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金状似生气地鼓起嘴巴。


    格瑞面无表情的瞥了金一眼。


    金眨眨眼睛,“嗷”地扑了过去:“格瑞格瑞!你为什么不理我呀?”没有不理你的。


     金发少年扬起嘴角,“格瑞格瑞,你看我今天帅不帅!”


     格瑞“恩”了一声。心道:不帅,可爱。


   

     “别这么冷淡嘛格瑞!今天是万圣夜耶!”

   


     格瑞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瞟了少年一眼,金闭上眼睛,紧握的双手微微颤抖。就像是要表白一样的,格瑞心想。


    但很可惜,不是。


   格瑞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少年猛地睁眼,自以为凶神恶煞道:“不给糖果就捣蛋!”


    “哦。。给。”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呀。


     银发青年的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一个度,眉眼都柔和了。然而待察觉后青年立刻板下脸,恢复了之前的面瘫。


    金眨眨眼,刚刚格瑞是不是笑了?


    金不吝赞美:“好看!”(星星眼)http://ci.baidu.com/mdfZajhlnl ,验证码:ves4【丑了点,不要介意。。。】


   银发青年的睫毛颤了颤,转过身去,轻道一声“走了”


   金:??!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呀,他,他还没说出那四个字呢!


   天气已经暖和了,绿意一点点的爬上枝头,有嫩嫩的花轻轻地舒展自己的纤腰,   

  有一星点的落了下来, 亲吻着少年的鼻 尖, 也悄悄映着那银色发丝后微红的耳尖。

    


   金发少年的嘴巴张了张,无形的说出了四个字:我喜欢你。

  




http://ci.baidu.com/jqdMSeb1zT ,验证码:t64b


简直困难!画的特别丑啊!更文好慢嗷!  

   欲哭无泪。😭😭😭


   刚刚才发现,原来有表情包嗷!


   打开新世界。


 


论双胞胎的使用方法(咳咳,假的,不要信……)

      ooc严重,不要介意。

       




      叶氏两兄弟低头站在“案发现场”,地上的是碎瓷片,而叶修刚好站在“被害者”的旁边。


   “说!是谁干的!”叶父指着地上的瓷片怒不可竭质问道。

     叶修抬头,一脸“我对不起你,但我还是要把你供出去”,然后,他就把他弟弟供出去了,供出去了……

     叶秋:???

     叶父:“叶修你个小兔崽子,别以为你们是双胞胎我就认不出来了!”

    叶修一脸黑线:您还真就没认出来……然后脑子里就回想起了当初给他洗了两次澡,给叶秋喂了两次饭的叶父。


    叶秋:!!!

    叶秋:怎么办我哥又让我顶包!在线等!急!

    叶秋闭了闭眼,那就顶呗,反正已经死那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回了……

     

   叶秋正要站出去,叶修却向前一步,道:“嘁,我打破的,要罚就罚我吧!”

   叶父扯着叶修的领子往书房走,打算好好教育叶修一番。一路上默然无声。

   ………



  





    “嘶——哎呦蠢弟弟你轻点!”

     叶秋红着眼眶,一边给叶修擦药一边骂道:“笨蛋哥哥你体质本来就不好,为什么不让我来!”

    叶修“啊”了一声,咬牙强忍下痛意,挤出一抹笑,语气贱贱的说:“那是为什么?不是某个傻子,也太不小心了……”

    

“什么?”叶秋没听清,下意识追问了一句。

     

 “啊……个突然良心发现,不要太感谢哥~”“谢你个鬼!”眼泪被硬生生地逼回去了,哥哥也真是……

      

       太温柔了啊……


      叶弟弟再一次含泪打下了GG。

    

     叶秋这样想着,自己却是“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要涂自己涂!混账哥哥!”

       

    


     “碰”


     啊……笨蛋弟弟。

     

      叶修轻呼了一口气,自家弟弟也太不小心了……还好在叶秋撞到花瓶的时候他凭借多年以来打游戏的手速扯了一把,调换了他们两个的位置……

    

     打游戏也是有好处的啊……叶修撑着额头,虚弱的笑了。


     

    “哐哐哐”叶修挑眉,来了?

     

     “哐哐哐”怎么还在敲?



     “哐哐哐”啧。

        自家弟弟是不是傻了?叶修托着下巴想到。



      “哐哐哐”

       “叶秋你拆门啊!给我进来!”


         “我、我我、我来送汤”叶秋的脸红了红,凶巴巴的往叶修的方向一送,“不是我要送的啊!是妈说要给你的!”

        “是吗?”叶修挑眉。

         叶秋脖子根都红了,眼一闭,“是是是!快喝吧你!”

        “哦”哦什么哦!

         “那我喝了哦。”哦。

          “我真喝了”“废话怎么那么多啊你!”

           叶秋被气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然后他看见了……


          

          他的双胞胎哥哥一手拿着勺子,正望着自己笑得温柔。


         叶秋觉得自己的心轻轻地被抽了一下。


        因为……



       


        他的眼里,满是自己……


       


       



     “快喝吧你!”“哦哦”

        叶秋低下头,想撇下嘴角,却怎么也压不下笑意。





        

    

       








        “诶,弟弟,这汤怎么有点甜啊?”

        “闭嘴!”我糖和盐就是分不清,就是这么任性!哼唧!

     

          





     


  

中秋篇(2).完

“金——”


   金浑身一颤,抖了抖“那个,安哥,我饿了……”金飘忽着眼神,在想什么毕露无疑。


  “唉,真拿你没有办法”青年弯了眉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顺便还呼噜了一把金的头发。

    

     ???


   “等等,金,你的帽子呢?”

    “哦……那个,放沙发上了,哈哈……”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咧着嘴笑着。

     “金,再等等,马上就好了。”安迷修温柔道。

      “嗯……”金低头绞着手指不说话。

         棕发青年见状笑了,温和道:“那,先去客厅,好吗?”

       少年点了点头,乖乖地走到客厅坐下了。


————厨房内——————

     

      “喂!快点!渣渣都饿了!”“知道了”“快点快点”

      

      “嘉德罗斯你有完没完!”雷狮手一挥,凭空就出现了一把锤子“当”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嘉德罗斯也把棍子掏出来了“想打架是吧?我奉陪!”


       安迷修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抽出了call棒。银爵默不作声地拎出了铁链,格瑞也拔出了他那原谅色大刀。

       说那时快,我们的神近耀同学“噌”的一下溜出厨房,真不愧是专业的忍者啊,令吾等望尘莫及。

      “我kao,神近耀你#%*&……”雷狮收起元力武器,端着月饼就往外窜。

        其他人也收起了武器,安迷修和银爵有条不紊地收拾好厨房,这才慢悠悠的往外走。


——————客厅————     


        “好香啊耀!是什么?”

        “。”

         “对哦”金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双眼发亮道“今天是中秋节!”

          “, 。”

          “嗯!耀也中秋快乐!那个,这是什么味的呀?"

           

           "小鬼可以尝尝。”不知何时来的雷狮放下了手里的月饼,调笑着道。

          金用手指捻了一小块,鼓动着腮帮子。眼睛瞬间就亮了,“五仁的!好吃!”

         神近耀笑了,把手里的月饼递给金。

         

         金吃的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


       “叮咚”


         金发少女笑着推了门进来,“弟弟,我和丹尼尔过来了哦……在吃什么?”


        “金!我也来了!”待着粉色发卡的少女从门后探出了脑袋,嘻嘻笑着走了进来。


         “那个,我也……金不介意吧?”“当然不了!”金转过头,湛蓝色的眼睛里透着喜悦的光。


           中秋的月儿圆啊圆,照着人们,今晚的月光格外温柔似的,柔和了他们的眉眼,温柔了岁月。


           窗外的风正凉爽,银白的月光打在常青藤上,屋里隐隐传出笑声,岁月静好。





   

        



中秋的月儿圆啊圆

远处徐徐地传来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 飘出了厨房,飘到了客厅……

“哇!好香啊!很好吃吧!”金这样想着,“咕咚”一声吞了吞口水,咂吧咂吧了嘴。 好想去看看啊啊啊啊…… 被香味引得无法集中看电视了,不行不行!嗝儿瑞说了不准他过去!

什么嘛,金托着下巴,闷闷不乐地想到。为什么他不能过去呀!连嘉德罗斯都可以进去!雷狮都去了! 长叹一声,又抱着自己继续看电视,只是视线不断地往厨房那里瞟。

——厨房——

“啊嚏”

“谁说我?不会是没马骑士你吧!”

“恶党!在下决不会——”

嘉德罗斯“嘭”地一声猛拍了下桌子,“都闭嘴!渣渣还在外面!”然而很不幸的是他忘了桌子上全是面粉……

“咳咳咳……”

一时间厨房里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沾上了些许面粉。

格瑞无语地瞟了一眼“案发现场”,面无表情地想着出去应该怎么跟金解释。安迷修摇着头叹了口气“又要洗衣服了。”

嘉德罗斯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偏着头红了耳根还凶巴巴道:“看什么看!做饭!”说完还往四周瞪了一眼。接着迅速低下头捏形状了,心里还在念叨:“渣渣喜欢吃什么味的?呸呸呸!”狠狠地摇头,脸更红了,他才不管这么多呢,唔……菠萝的吧!他一定会喜欢的!嗯!

雷狮?雷狮他看着手里不成型的玩意儿沉默了,随后往卡米尔那看了一眼,刚出炉的月饼还透着晶莹的光泽,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卡米尔察觉到视线,在注意到他大哥后迅速用盒子把月饼装了起来。

雷狮:……我……

卡米尔:上次大哥你抢了我蛋糕送给金的事还没过去多久,还有上上次……

雷狮:你再也不是那个爱我的好弟弟了……

卡米尔:从来没有。

雷狮仿佛受到了打击,把身子转了过去,没有说话。

卡米尔犹豫了一下,复杂的情绪(?)充斥在他蔚蓝的眸子里,唉——卡米尔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从盒子里挑了一个递给了黑发青年,“大哥……”

厨房里不断传来类似于“咚咚咚”“哔哗哗哗”的声音。

格瑞皱着眉在继续捣鼓,颇为嫌弃地盯着第224个失败品默然不语,挽起袖子,又重新开始做新的。

“诶诶诶!格瑞,那个,在下认为牛奶是不是……太多?”
格瑞冷漠地看着安迷修,“哦”又重新做了一个。

银爵的月饼已经大功告成了,都是小动物形状的,仔细闻闻,是胡萝卜味儿的。金需要吃些东西补补了,高大的黑肤少年点点头想到。